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

新濠天地网站游戏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上岸

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

用合作帐号登录

新濠天地网站官方微信

新濠天地网站游戏: 615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短篇] 「DR」换心/柳瑱

[复制链接]
海岛
箫凌 ( 认证名人 )     发表于 2018-4-27 13:46:53 |只看该作者 |倒序浏览
封面.jpg




全世界只有不到3%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
你真是个特别的人

策划:箫凌「from Overture Studio /角一文化」

姓名:柳瑱
生日:1993年12月4日
星座:射手座
Overture工作室/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
作品:换心
文案:柳瑱「from Overture Studio/角一文化 」











 
她说。
你没有心,又谈什么爱情呢?
 
A、
 
顾城满觉得司嘉的脸在月光下难以言说的漂亮。此刻他们正在十字街口等待通行的绿灯。顾城满点了一支烟,默默地抽着,似乎每一根神经都放松了下来。他自己也惊异,在奈面前却没有做这样自如稍加倦怠的感觉。那个叫司嘉的女孩子,如同有一种魔力,使他感觉很简单轻松。
司嘉察觉到了他的目光。 “城满。”她在寒冷的夜气中开口了,“你知道吗,在十字路口的时候,蹲下来看两腿之间,可以看到鬼喔。”司嘉直直盯着那张年轻的面孔,神色狡黠。
“唔。”顾城满迟疑了一下,然后弯下身子。但他只是看到了司嘉。“嗤——瞎说的嘛,根本没有鬼诶。”
司嘉笑得开怀,那些清亮悦耳的声音仿佛可以击落一枝寒凉的花朵。一会儿,她把顾城满向前推去,她只是说,“绿灯了,走吧。”
然后两个人就在高高的路灯下走远了。那个叫作城满的男孩的影子,被光源拉得很长。看上去那样孤独。
 
“奈什么时候会回来?”司嘉张着大而干净的眼眸问顾城满。
“过几天吧。”顾城满收拾完东西,叹了一口气。他,这时候才想起来,原来他还有一个女朋友,名字叫古奈奈。他笑了。这算什么名字呢,怪里怪气的,像是姑奶奶,他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还以为是Good Night.……他受不了她的闹腾,本来想要让她冷静冷静,没想到她跑到另一个城市赌气去了。但顾城满现在倒有点感谢奈的暂时离开,这让他,和面前这个女孩相逢。
“啧啧,你的房间这么乱,怪不得女朋友都气跑了。”司嘉的笑眼里微微带了点调侃,“不过,女朋友不在,自由了对不对?”
“哈。”顾城满发现司嘉看出了自己的思绪,但他反而更觉得舒适,“一男一女同处一室不是也很不错么。”
司嘉看了顾城满一会,然后勾住他的脖子。她的嘴唇很冰凉,在他的脖颈附近说,“游戏,要开始了。”
话音刚落,顾城满的唇就覆了上来。他很快脱掉了司嘉的上衣,在夜色下仔细地看着她的每一寸肌肤。她通体颜色苍白,胸部光洁,是他喜欢的形状。他低低叫了一声,两人滚到床上。
夜晚的暧昧,到来得猝不及防。
 
 
B、
 
“我还可以,活多久呢?”在某一个雪白的病房里,有一个消瘦的少女问着医生。她的脸很美,却没有神采。医生愣了愣,没有马上回答。她皱起好看的眉毛。这医院里消毒水以及病患死去的气味,她无所适从。
“奈奈,你还好吧。”病床边的中年妇女睁着肿胀发红的眼眶,关心着,那双老皱的手抚过女孩光洁的额头,“开心点,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噢。”
但奈没有反应,就像是,已经死掉了。良久,她似乎又想到什么,抬起头问那个女人,“妈。爸爸、爸爸他不也是很厉害的医生么?为什么不是他来治我的病呢?”女人浑身颤了一下,疲惫的眼神有些浑浊,她强撑着笑了笑,“爸爸好忙的。更何况,你的病不是他的专业啊。”继而,她缓缓地拿了手机,走出去。她毫不犹豫地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。可是没人接。她不知所措,以前他一看到来显上是她就不敢不接的,她有些慌张。最后奈安静下来,一身雪白的少女靠在同样苍白的墙壁上,听着房内母亲和主治医师的对话。
“医生,您救救孩子吧。她还那么年轻,不能就这样死去。”母亲的声音在颤抖,似乎很激动,很绝望。
“女士,您要知道,如果所要移植的器官不匹配,会产生强烈的排异反应,甚至,我们专题小组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会化为乌有。”看着静默的女子,医生顿了顿,“况且,目前,没有和您的女儿相匹配符合的心脏。我们再找,我们会尽力找。”
“手术费没有问题。无论多少钱,我们都出!”里面传来皮包拉链拉开的声音,然后是刷刷地翻纸声。奈知道,病房里的那位女士又在填写某一张巨额支票了。
“妈——”她低低地唤了一声,却再说不出其他的话。
 
终于,出院了。奈竭尽全力的微笑着,坐在镜子前面化妆。她必须要用尽解数,使自己这个刚刚逃脱死神魔掌的病患,看起来像一个生机勃勃而且开得动玩笑的笑闹女子。这对她来说一直不难。但是今天,她好像已经失去了挥动睫毛膏唇彩粉刷的力气了。她无力地瘫坐在那里,直到顾城满从后面抱住她,安慰她。
“亲爱的姑奶奶老婆,什么事惹得您这么伤心呀?”他微微笑着,逗她开心。
奈扑哧一声笑了,但内心深处却不觉得有多开心。她失神地看着顾城满,从他的瞳仁里看见了她枯老忧郁的面容。 “为什么?”,她想了想,还是开口了。
“为什么什么?”顾城满一脸迷惑。
“为什么不接电话。从昨天晚上开始。为什么?”
在医院里,她看见同一个病房里死了两三个人。那些凉如秋水的夜晚,诺大的医院,她却无依无靠。那个时侯,她多想把深爱的人叫来,陪着她一起取暖。刚开始害怕他担心,怕打扰他。最后奈下定了决心,顾城满却没有接电话。
“啊——没接到诶。”顾城满摸了摸头,象个孩子那样笑了,“最近学院要毕业考,好忙呢。怎么,老婆大人,想我了么?不恨我了么?”顾城满狡猾地笑着。
奈紧紧抱住他,像是害怕失去。她那颗疲惫不堪的心,正为这片刻的缓解与和平,感到非常快乐。
 
 
C、
 
顾城满坐在窗前,看着远处的飞鸟。铅灰色的天空上云朵挤在一起,堆砌成遥不可及的幻梦。不知过了多久。然后,城满低下头,很认真地画着。他没有发现,司嘉已经轻轻地站在了他的身后。她把脑袋亲昵地靠在顾城满的肩膀上,然后缓缓地掏出口袋里的手机。她对顾城满说,“城满,我和奈相比,你更爱谁呢?”
“当然是你咯。我亲爱的嘉嘉。”少女不知不觉的到来吓了他一跳,但他还是很快地笑着这样回答。
只听到那个手机喀嚓一声。司嘉的眼睛眯着莫测的笑意,说,“城满,我录下来了。我要当作手机铃声用喔。”
顾城满笑了,摸摸她的头发。但是司嘉的身体一瞬间僵直冰冷,她甩开顾城满的手,拿起桌面上那张还没有完工的画。她低下头,看不见表情,说,“顾城满。你骗我。”
那张灰色白色相互交织缠绕的纸上,逐渐浮现出一个微笑的少女的面影,在那张脸的四周,都是纯白的花朵,以及飞舞的鸟。左下角,有一行小小的字。Nye。奈。
顾城满叹了一口气,垂下头来,闷着声说,“抱歉。”
司嘉坐下来,重新把目光望向城满。她的神色如洗,那么明媚,她只是笑笑,“没关系的。我……”
话音未落,顾城满开口,“奈奈她,怀了我的孩子。”
空气,仿佛在上一秒钟就凝结成了残缺的碎片。四周那么静,甚至司嘉有一种错觉,她竟可听见自己眼泪簌簌掉落然后碎裂的声响。但是下一秒,她还是保持着微笑的表情。但这样轻巧的弧度,似乎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。她闭上眼睛,防止泪水像疯了一样掉下来,淋湿弄乱自己刚刚整理好的情绪,“你是要她,把孩子生下来对吗?城满?”
“抱歉。”
“不要说这样的话。这不是结局。”司嘉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睁开眼睛,“这只是开始。”
“司嘉……”顾城满避开了她的目光,嘴里低声说,“我爱你。很爱很爱你的。只是奈,我要对她负责。”
“那么。”她转过身,“需不需要我帮忙呢?女孩子家总需要人照顾。你要是不嫌麻烦的话。”
“谢谢你。”城满的声音正在努力地变得轻快,但显然困难,“你刚才,要对我说什么呢?”
“……嗯?”司嘉回身,“没什么。明天陪你去医院看看她吧。”
然后她轻轻带上门,走了。或许,城满永远不会知道。那个时侯,司嘉的脑海里,只剩下一句仓惶的话语——我永远是后备。只可以在被你厌弃的时候出现。
 
 
D、
 
奈静静地端详着那个白瓷杯。洗手池边的灯光下,杯子散发出淡雅的光芒,难以言状。奈想起很多很多,关于她和城满之间的点点滴滴。突然间,心脏传来剧痛。在一阵撕心裂肺的陶瓷破裂声之后,奈就失去了知觉,天旋地转的,昏厥。
那个杯子落到地上,在大理石地砖上急送破碎,裂痕很快地满眼在纯色的壁上,再也无法补救。
 
那是城满第一次送给她的东西。重新躺回病床上的奈,手指抚摸着那些细腻的碎片,心里这样想着。她轻微地用力,然后只觉得手上一阵绝望而卑微的刺痛。接着她听见床前传过来一声惊慌的女生的尖叫。于是奈抬起头来,看见了那个女孩。
是叫作司嘉么。如城满所说,真是漂亮。那张脸年轻动人,那双眼雪亮而美丽。我的城满,爱着这样一个女孩么。奈就是这样想的。
“顾城满你来啦?”奈作出一副因见到陌生人而不习惯的样子,旁若无人地向他撒娇,“你老婆腰很酸耶。”
“唉唉,姑奶奶你……”顾城满揉揉眉作困扰状,忽然他想起旁边的司嘉,又开口,“奈奈,这个就是司嘉。”
“姐姐,我来帮你揉揉吧。”司嘉一脸讨巧的笑容,轻轻搂住古奈奈的腰肢。奈浑身颤了一下,她惊觉得司嘉的手指是那么冰冷,凉得仿佛没有生命存在在那些纤巧的肌肤和骨骼里。于是奈再次抬起头看着司嘉,满眼惊疑。她发现,这个名字怪异的女子眼里深深隐藏着的,是一种近乎决绝的冷漠与哀伤。
“奈,怎么不说话?”顾城满也觉得气氛不太对,于是强笑着出言缓和。
“呵呵。没什么呢。司嘉真是漂亮,看得我痴痴呆呆的了。”奈眯起眼,嘴角上弧成友善的微笑。
“城满,天气好冷,帮你倒一杯水吧。”
“嗯——谢谢啦。”
奈静悄悄地看着床前两个人忙碌着。司嘉很能干,一下子把病房整理得很整洁。顾城满,也很开心呢。
“司嘉啊,幸苦了。坐下来歇歇吧?”奈说道。
“谢啦。我今天才知道,城满为什么这么爱姐姐呵。”司嘉满面的笑容温暖美好得像冬日的阳光。
“喔?”古奈奈疑惑的声音里藏满了笑意,“为什么?”
“姐姐,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呀。”司嘉的嘴唇轻轻吐露,“城满要珍惜哦。”她看着床上苍白的人,欣然。
 
相隔不远的医生办公室里,那个叫做古延盛的男人,匆忙地翻找着墙角的一大叠资料。他不断寻找,希望有一个隐藏在某个地方的心脏,可以和她女儿的相匹配。忽然一阵风吹过。所有的资料在房间里恣肆飞舞,如同是苍白妖异的蝴蝶。古延盛突然觉得背后阴凉,于是回头看。有几张泛黄发皱却被码得整齐的纸页,静静地,躺在地上。他捡起来翻看,突然内心一阵狂喜。
这是……真的有这样的好事么?女儿,有救了……那份资料上的心脏,和奈奈的是那么吻合。感谢上帝。古延盛很激动,眼眶微湿。但当他看见那个捐献者的名字时,却如雷劈一般,飞速地将那些纸片丢开。他孤独地在那个冰冷的工作室里,全身发抖。
第一张纸上那个女孩的照片依稀可辨。她静静微笑,那么那么美。在那张小照片旁边,工整地写着那个捐赠人的名字。
——司嘉。
 
 
E、
 
“城,抱紧我,我好难受。”夜晚降临,古奈奈渐入睡眠,噩梦却入侵到她的脑里。她不断地受惊,说着梦话,慌张地醒来,然后强忍着恐惧睡下。最后她睡意全无。环视四周,病房那么苍白,病床那么冰凉。一切在月光下,都是一副冷清凄惨的样子。她觉得,夜在缓缓地移动,仿佛有什么,要将她推向死亡与覆灭。
“姐姐。”安静的空气里,她仿佛听见有一个人低低的呼唤。古奈奈朝黑暗里望去,看见角落里那张苍白美丽的脸庞。她突然觉得脊椎急速地凉,心里升上一股恐惧。
那个人缓缓走过来,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。正是白日里的那个女孩司嘉。古奈奈很怕,于是决定装作没看到她。
“姐姐为什么要装作没看到我?”司嘉脸上有些失落,“我明明在这里呀。我一直在这里呀。姐——”
话音未落,古奈奈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。
“没用的。他们听不到。”女孩又笑了,她穿着白天的衣服,美得不可方物。
于是古奈奈不再说话。只是沉默,在寒凉的夜露中发抖。
“姐姐。不要怕。”那双冰冷的手轻轻搭在奈的肩上。
“我是来看望一个老朋友的。不过是顺带,也来看看姐姐。
“姐姐,你真的很漂亮,很有活力呢。难怪顾城满那么那么爱你。
“可是我的爱呢。我的爱却永远不能被看见。我只能在角落里奉献自己的一切呵。
“或许我也曾是有机会的。”司嘉的目光有些空,似乎在回忆一些事情。
“这还要感谢你亲爱的老爸。多亏了他,我变成这样子。
“我是那么他。但他只是为了骗到我的心脏。
“但令我高兴的是,他很坦诚,很快告诉我他的目的。但那个时候我已经疯狂地爱上了他。
“所以我答应了。但他居然就这样丢开了我。还把我的心脏,收藏在一个玻璃瓶里。”
 
“……”古奈奈将被子裹紧,难以自制地流下泪,她惊觉那泪珠是那么暖和,
“那么,你是来报仇的么?我也快死了,没什么可以代替父亲偿还的。但是请你不要伤害他。”
轮到司嘉开始沉默。她想了想,脱下了松垮的衣服,裸露在月光下的每一寸肌肤都染上了凄清的色泽。她把奈的手放在自己胸前。
“我很冷。我要你的心,取暖。”
 
 
F、
 
“如果不答应会怎么样?”古奈奈深吸一口气。
司嘉纤细的手指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圈。古奈奈看见,那个圆环发出银色的光,中间的空洞里逐渐有了图画,由模糊变得清晰。她看见,爸爸在里面努力地工作,为她日日夜夜找匹配的器官。然后,画面切换,她看见了城满。那个少年也在忙碌着,为她东奔西走,寻找解救她的办法。再是母亲,那个逐渐衰老的女人,看着奈奈小时候的照片,落下泪来。
“他们都会死么?”古奈奈声音愤怒得发颤,却没有底气。
“那是一定的。”看到床上的人绝望地近乎昏厥,她开口,“但你可以选择。是让他们自然死亡,还是在某一个悲伤的时刻在你面前缓缓而剧痛地死掉?”
“不!”奈绝望地嘶叫,“为什么?为什么偏找上我?为什么我一定要答应你?”
“我冷。”
“骗人!”奈说得很快,声音因为剧烈的情感而扭曲,“你是因为爱他!你爱城满。可是城满是我的!所以你要杀了我!可是你忘了——你没有心,又谈什么爱情?!”
司嘉的神色急速变得灰暗,她双手攥紧,立在原地。她说,“我也忘了,你是孕妇,不能受到惊吓的。”
月光下那华美如精细雕刻的女子笑了笑,却掩不住眼眶里的伤感。她不再说话,叹了一声,转头看着窗外。天色已经露出微妙的鱼肚白。于是她挥挥手,满载着笑意离开,留下床铺上的那个人,以及她声嘶力竭之后的惊恐张惶。
古奈奈这时才想起,自己肚子里还怀着城满的孩子。但她忽然间感觉到下腹一阵剧烈的疼。然后就再度失去知觉,昏晕在一片鲜血里。
 
 
G、
 
这是在哪里呢。四周,究竟是漆黑一片,还是她已死已盲?古奈奈觉得自己仿佛一直在行走,却不知道目的地是何方。她耳边轰隆隆的,有一阵又一阵喧闹的声响。她就这样不停前行。忽然间前方发出微弱而惨白的光。奈看见那个少女静静望着她。那样的神色,令她浑身一冷。
“我死了?”奈突然觉得如释重负。
司嘉没有说话,微笑着远去了。
奈愣愣地站在原地。忽然间她听到父亲的声音,继而感知到外界似乎有巨大的光明。她这时才发现,原来自己刚刚,一直紧闭着眼。
于是她睁开眼睛。
 
“奈奈你醒了?”古奈奈第一下看到的就是爸爸宽慰的笑容,然后是母亲。但她却没有看到城满,和司嘉。她还是很快地微笑起来。
忽然间她感知到腹部的空虚,下意识一摸,那里已经平了。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。于是她问父亲,“孩子、我的孩子呢?”声音颤抖着。
父母的表情很怪。他们呆在那里,半晌不说话。然后父亲僵硬地笑了,“奈奈……孩子……”
“没了?”奈突然觉得内心有些东西猛地被抽空。
“嗯。”父亲很犹豫但也很坚定的确定了她的猜测,继而又开口,像是想让她高兴一些,“不过,奈奈,你的病治好了。最后我们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心脏,和你的及其匹配。这样你也不用太伤心,以后还会有孩子的。”父亲说得缓慢而用力。
“那么,是哪个好心人的心呢?”奈奈挤出一丝笑,好奇地问。
“……”
 
此时此刻,古奈奈所思念的城满,正静悄悄地坐在病室外的长椅上。他似乎已经预感到,那个苍白而美好的女孩,不会再出现了。他的眼眶很红,紧握着拳。他无力地抬起头,整个世界都是苍白的颜色。但他忽然看见,走廊尽头,有一个瘦弱的幻影对着他微笑,招手,然后消失。城满沙哑地呼唤:
“司嘉——”
 
其实在古奈奈昏迷了之后,有些事情,或许是她和城满永远不会知道的。
她那个时侯命悬一线。她的父亲,古延盛,终于是咬咬牙,取出了储藏室最后一间那个封存完好的心脏,换到女儿的身上。然后又和其他大夫一起,拿出了奈奈肚子里那个死胎。
剪断脐带的时候男人惊愕着。那个死去的婴孩,长着一张,他所熟悉的、美丽无比的脸孔。那个窒息的孩子,在他手中,安静却诡谲地微笑着。
 
寒冷的风在楼道里呼啸而过。房里传来一声女子凄异的惨叫。但城满呆愣着,没有理会。少年似乎听见,有一个轻微的声音低低从耳畔拂过——
“你可以不爱我。但是你永远也不能忘记我。永远也不……”
 
 



-END-






角一文化/overture工作室 招聘:
创意师、美术师、策略师、文案师、设计师、手绘师、小说家、旅行家、美食家、服装师、搭配师……
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
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,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

投递邮箱:xiaoling-os@foxmail.com
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、自我介绍、联系方式,一经采用,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
转播转播0 收藏收藏0 喜欢喜欢0 QQ空间分享到空间 转发到微博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新濠天地游戏 登录 | 注册上岸

关于我们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法律顾问   |   赞助新濠天地网站  |   投放广告  |   申请认证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手机版  |   客户端


© Copyright 2010 - 2016   新濠天地网站游戏   粤ICP备12054300号|    

回顶部
0